韦德国际-绿意延展 黄沙止步(小康路上绿色力量·关注荒漠化治理①)

韦德国际-绿意延展 黄沙止步(小康路上绿色力量·关注荒漠化治理①)

植被指数图:国家林业和草原局供图

图为甘肃古浪县北部沙区旱麻岗治沙点,一位治沙人在搬运稻草(摄于今年3月)。 马希平摄(新华社发)

核心阅读

6月17日是第二十六个世界防治荒漠化和干旱日。“十三五”以来,我国荒漠化防治成效显著,全国累计完成防沙治沙任务880万公顷,占“十三五”规划治理任务的88%。

党的十八大以来,党中央高度重视荒漠化防治,采取一系列行之有效的举措,荒漠化扩展趋势得到初步遏制。

毛乌素沙地南缘。陕西榆林市定边县城东北30多公里处的狼窝沙,成片的樟子松已吐出新芽,与30多年来栽下的杨树、沙柳等乔灌木一起,铺满了一道道沙梁。

很难想象,这里曾是一片不毛之地。毛乌素沙地一半分布在榆林境内,经过一代代治沙人的努力,榆林让860万亩流沙披上绿装,狼窝沙也发生了巨大变化。截至目前,榆林沙化土地治理率已达93.2%。

荒漠生态稳定向好,“沙上屋顶”“沙埋农田”的现象基本消失

“为加大沙区生态保护和治理力度,我国加快推进退耕还林、三北防护林、京津风沙源治理、石漠化综合治理等一系列荒漠生态系统保护和修复重大工程,扎实开展固沙治沙。”国家林业和草原局荒漠化防治司司长孙国吉表示,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,全国防沙治沙力度不断加大,实行最严格的保护制度,全面落实荒漠生态保护红线。

监测结果显示,自2004年以来,我国荒漠化和沙化土地面积连续三个监测期保持“双减少”,荒漠化土地面积由上世纪末的年均扩展1.04万平方公里转变为目前的年均缩减2424平方公里,沙化土地面积由上世纪末的年均扩展3436平方公里转变为目前的年均缩减1980平方公里。与2009年相比,目前全国沙化土地面积净减少9902平方公里。

“沙区植被指数呈增长趋势,荒漠生态稳定向好。”孙国吉说,以前“沙上屋顶”“沙埋农田”的现象基本没有了。

“国家实施的一系列重大工程发挥了主导作用,同时支持带动了一大批企业、公众参与,形成全民参与防沙治沙的社会氛围,让绿色延展,也让沙丘止步。”中国治沙暨沙业学会常务副会长、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防沙治沙首席专家杨文斌表示。

“精准治沙,关键是要量水而行、以水定绿、林水平衡”

站在库布其沙漠最高点——内蒙古鄂尔多斯市达拉特旗银肯敖包,极目远眺,绵延起伏的沙漠被绿色植被紧紧缚住。鄂尔多斯市林业和草原局有关负责人介绍,在立地条件较好的区域,采取人工造林、飞播造林等方式,建设乔、灌、草结合的锁边林带,形成生物阻隔带,阻止沙漠北侵黄河和向南扩展。

防沙治沙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,离不开科学的理念和方法,要一手抓人工治理、一手抓自然修复。

盲目“向沙漠进军”,在不适宜栽种草木的地方盲目种树种草,是违背自然规律的。“治沙并不是要消灭沙漠,而是要遵循自然规律,治理人为造成的沙化土地,重点在水资源条件较好的区域及公路边等地人工造林。”杨文斌表示。

杨文斌和他的研究团队多年的实践经历证明,植被覆盖度在15%—25%,就能固定流沙。“高覆盖度植被的治沙效果固然好,但是生态用水却难以支撑。以往,沙区中幼龄林衰退或死亡,存在不成林或者‘小老头树’等现象,就是因为没有充分考虑水资源承载力的缘故。”杨文斌说。

2018年,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在三北工程林区选取30个具有广泛代表性、典型性的县(旗、区)开展精准治沙试点。

“精准治沙,关键是要量水而行、以水定绿、林水平衡,应确保降水补给与植物水分利用动态平衡。”孙国吉说,“在三北六期工程建设中,将进一步扩大精准治沙范围,由‘大水漫灌’向‘精准滴灌’转变”。

抓自然修复,要全面落实荒漠生态保护红线,把所有荒漠天然植被都保护起来。2013年,我国启动实施了沙化土地封禁保护补助试点项目。截至目前,沙化土地封禁保护区总数达104个,封禁保护面积达174万公顷。

防沙治沙进入“啃硬骨头”阶段,“十四五”期间计划治理850万公顷

防沙治沙成绩卓越,但仍面临不少困难。总体上看,我国仍缺林少绿、生态脆弱,荒漠化土地达261.16万平方公里,占国土面积1/4;沙化土地172.12万平方公里,占国土面积近1/5。

“立地条件较好的地方已经基本完成治理,剩下的大多数地方建设条件较差,环境相对恶劣,气候干旱少雨,治理难度和成本越来越大,防沙治沙进入了‘啃硬骨头’阶段。”孙国吉说。

已治理的沙化土地极易反弹。“当前,沙区生态极其脆弱。最新监测显示,荒漠植被盖度小于20%的沙化土地有近89万平方公里,占全部沙化土地的一半以上。”孙国吉说,已治理的沙化土地仍处于生态修复初级阶段,如果保护利用不当,极易成为新的沙化土地。

杨文斌表示,做好防沙治沙工作,关键在用好水,提高水的附加值,更大发挥水的效益,“要按照半干旱区、干旱区、极端干旱区的气候区划分,采取不同措施。半旱区造林,乔灌结合,成活后靠天然降水就能稳定生长;干旱区要以灌木为主,植被稳定生长也要靠天然降水;极端干旱区,植被稳定生长离不开灌溉,主要在河流、绿洲、公路周围等重点区域造林。”

“要进一步提高投入,并保证资金精准使用。”杨文斌说,沙区土地资源广阔、光热资源充足,在做好用水文章的前提下,可以合理有序发展沙产业,实现生态治理与群众增收的双赢。

孙国吉表示,“十四五”期间,将重点在生态区位重要的边疆地区、主要沙尘源区以及江河流域等,采取相关措施,计划完成治理任务850万公顷。(记者 寇江泽)

沙 漠

沙质荒漠的简称,只分布于干旱和极干旱地区的荒漠领域。

我国八大沙漠分别是:

塔克拉玛干沙漠、古尔班通古特沙漠、巴丹吉林沙漠、腾格里沙漠、乌兰布和沙漠、库布其沙漠、柴达木盆地沙漠、库姆塔格沙漠。

沙 地

分布于半湿润、半干旱地区,受自然及人为因素综合影响,形成的类似沙漠的地貌类型。

我国四大沙地分别是:

科尔沁沙地、毛乌素沙地、浑善达克沙地、呼伦贝尔沙地。

《人民日报》(2020年06月17日 14版)

责编:张婧妍、袁如霞

You may also like...